历史

019剑断琴倾(1 / 1)

<p>——这一刀破空之声尖锐,劲道更是十足,铁书盈大叫一声:“好厉害,我大铁子可要不妙了。”大呼小叫一通,眼看刀刃及身,他右臂暴涨,抡起拳头打在了刀身之上—— 此人用拳头硬接钢刀,这般生猛,莫剑尘在旁看得清楚,不禁陡然色变,只听一声脆响,柳悦清虎口大痛,对方这一拳力道生猛,自己几乎拿捏不住兵刃,急忙五指用力,才不至于钢刀 脱手—— 铁书盈一拳退敌,双脚刚着地,便又大喝一声,如同晴空中一声响雷,双臂在胸前一错,尽显万夫莫敌的气概,着实威风凛凛—— 柳悦清转了下手腕,消除虎口痛感,心道:“此人力大无穷,拼力道我不是对手,看来需得智取。”他脸色沉稳,斜挥刀刃,自侧方直对铁书盈左侧肋处劈去,这一刀气势虽然稍逊,但 胜在速度极快,眨眼之间,刀锋已贴上铁书盈的肌肤—— 秦掩迟看着柳悦清的刀法,眼神似乎有些凝重,喃喃说道:“这个套路,莫非是柳家的‘仰云刀法’,这个少年岂不是……”刚才一招,他已心知铁书盈内力深厚,远在对手之上,原本 无需担心他会落败,但这黄脸汉子竟然用的是柳家武功,那就另当别论了,清月山庄柳家非同寻常,远近闻名,他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忧虑—— 莫剑尘暗中留意四周,却未发现异状,忖道:“这二人不明底细,且不知是否有同伙埋伏近处,我可大意不得,如今得速战速决,否则拖延下去,宁二公子处境会愈发不妙。”他暗中警 惕,脸上不动声色,朗声说道:“在下请教秦兄高招。”也不等对方回话,一掌拍向秦掩迟的面门—— 秦掩迟淡淡地说道:“莫公子爽快人物,秦某也不好推辞,若是不敌莫兄,还请莫兄手下留情。”莫剑尘的手掌已到面前,他也不慌乱,抬臂格挡,显得从容不迫—— 啪地一声,两人首度交锋,各自上身一晃,但都未后退,看似不分伯仲,莫剑尘剑眉一扬,喝道:“果然有些门道,再吃我一掌。”他身子滴溜溜一转,闪到秦掩迟的右侧,双手连出两 招直灌对方耳根处,他身法迅捷灵敏,出手灵动飘逸,虽然看似威猛有些不足,但这几掌变化之快,令人目不暇接。秦掩迟仓促之下,这两掌躲之不及,急忙出手抵挡,但不及运力,当即被 震开数步—— 莫剑尘余光掠过,见柳悦清此时被铁书盈的猛力杀得节节败退,只有招架之功,他心头一凛:“柳兄弟武功未成火候,难敌对方天生神力,我不能耽搁太久,否则宁怜雪也有性命之虞, 速将这个姓秦的击退才是上策。”他瞬间判断了形势,己方处于弱势,若自己不能将秦掩迟击败,情形将更为严峻—— 莫剑尘当机立断,不等秦掩迟缓气,欺身上前连拍数掌,他深知此时兵凶战危,于是手下不作留情,招招皆指向对方的要害之处—— 铁书盈占尽优势之下,不时望向秦掩迟,见莫剑尘这套掌法飘逸潇洒,变化多端,秦掩迟被遏制得死死的,不禁大笑道:“秦老哥,看来你碰到个硬钉子,恐怕要吃些苦头了。”他挥出 一拳,柳悦清忌惮其刚猛力道,不敢硬接,急忙往后跳开,铁书盈仰着头又是哈哈一笑—— 柳悦清听到他笑声中带有鄙夷,知道对方看轻自己,心中一股不服之气涌起,忖道:“我虽然武功不足,却不能丢了柳家的脸面。”他握紧钢刀,叫道:“铁书盈,休要看不起人,接我 这一刀。”他上身向前微倾,作向前扑腾之态,随着口中大喝一声,手中钢刀连续劈出七刀,齐齐往铁书盈的身上落去,这一式正是柳家“仰云刀法”中的一式绝技“炎刀七弹指”—— 这一式凶悍之极,铁书盈正自得意,惊觉时已是招架不及,这七势刀光斩来,肉眼看去几乎不分先后,自己手中未持兵刃,实是无法以血肉之躯抵挡。情急之余,他一声怒吼,纵身竭力 扑出,只听一声轰然巨响,他躯体雄壮过人,竟将身侧一棵碗粗的柳树硬生生撞成二截—— 铁书盈又惊又怒,一张脸涨得通红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叫了声“好小子”,一个翻身又跳了回来,柳悦清瞧着他狼狈状,哈哈一笑,拍拍刀背说道:“这一招算是蠢蛋撞树么?”对其 上下打量,见他毫发未损,依然生龙活虎,此人身体强壮如斯,不禁骇然叹服—— 宁怜雪躲在一角,看四人生死交手,他一介文弱书生,又怎见过这般激烈险恶的场面,早就吓得目瞪口呆,背上冷汗淋淋,衣衫业已湿透,却因紧张过度,犹自浑然未觉—— 秦掩迟哈哈一笑,说道:“铁老弟,看来你还不如兄弟,小弟孤陋寡闻,这个断树招法,不知是哪门绝学?”铁书盈被他嘲弄一句,脸色更红,怒道:“你倒是来断一下试试,就不说这 龟儿子的……什么树,就是一根牙签,量你也撞不断。”秦掩迟冷笑说道:“秦某怎能和铁兄相比,撞牙签这门神功,惟铁兄才能领悟。”铁书盈见他一脸不屑,便知他出言嘲讽,忍不住呸 了一声,怒吼道:“我今日要是输了,你便是我的老子。”一提手臂,右拳径直打向柳悦清面门,叫道:“小子,刚才是本大爷大意,咱们再斗过。”—— 敌手当前,两人竟作口舌之争,柳悦清暗暗发笑,侧身避开对方拳头,提刀反斩过去,喝道:“莽牛一头,徒有一身蛮力而已。”铁书盈经他一说,更是气得哇哇直叫—— 莫剑尘盯着秦掩迟,突然说道:“此处惨案二位并非当事者,却来趟此浑水究竟为何?”秦掩迟微微一笑,说道:“方才早已说明,莫兄怎又多此一问?”莫剑尘冷笑一声说道:“单凭 ‘摘花飞叶’两位前辈的一身修为,就比你们高出甚多,还有宁老爷子坐镇山庄,尔等这番托词只能骗骗三岁孩童,真是把莫某看得太轻了。”—— 秦掩迟悠然说道:“莫兄这番推测很是高明,只是在下确是为护宁二公子周全而来,莫兄若是不信,秦某也是无可奈何。”说话间,他神色更是凝重—— 四人打得火热,秦掩迟和铁书盈武功套路截然相反,秦掩迟出手间挥洒自如,举手投足蕴含一股柔劲,身法更是飘逸非凡,走的是轻巧路数,而铁书盈出掌时风生水起,臂膀上筋肉突兀 ,口中发出阵阵怒吼,虽不如秦掩迟灵活,却显十分霸道,乃是刚猛之劲,一柔一刚相互映衬,倒是一绝—— 秦掩迟和莫剑尘激斗正酣,莫剑尘掌法修为极为精湛,出手飘渺不定,变化多端,秦掩迟稍稍缓下手法,便立时处于下风,险些被其掌法所伤,只得打起精神应对,出得几式狠手,却难 挽回劣势。又对了十余招,他见招拆招,却还是无法扳回阵仗,心中不禁暗暗焦虑,对方这套掌法灵动飘忽,难测方位,自己不熟悉对方套路,一时大感束手束脚—— 莫剑尘虽占得上风,却也是暗中焦急,时间若拖延愈久,便会生出不少变故,此时己方处于劣势,实不能再有惊变,但秦掩迟也非弱者,此时并无速胜之道,只得稳扎稳打,才有胜机— — 两人虽然处境不同,但心境却如出一辙,表面上各自平静如常,门户守得严谨,以免露出破绽</p>
该站采集不完全,请到原文地址:(http://www.000du.com/b/11_11510/5741200/)阅读,如您已在零点看书(www.000du.com),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,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!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 圣斗士余的冥后今天来了吗 佰昼与夜 穿书后我跟男主恋爱了 昀瑾雅堂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我让诡异降临东京 超电磁炮之漆黑中的光明 蛋之生 男神娶我三年未晚
推荐小说: 逃婚后,她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五脉山下 曜火寻歌 万族战场:我有亿倍暴击系统 我在地府努力上班摸鱼 雄兵连之天使崛起 和离后,弃妇带崽种田拽翻天 新婚夜,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四岁小奶团:探案娘亲拽翻了 至尊网店 我有一座百草园 年代文炮灰女配养崽崽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仙门钓鱼人 步海歌 末日危机:怪物入侵蓝星 洪荒:赠送九转金丹,返还百亿功德 我能垂钓万物 被通缉后,我成了少卿的心尖宠 寒芒猎骄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