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重启(1 / 2)

<p>“准备好了吗?”</p><p>“嗯。”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冷冰冰的,听起来就在耳边,但并不显得亲近。她为杨晓宇做了决定,于是工作人员向旁边的人做了个确认无误的手势,按下了舱外的按钮。</p><p>“收到指令,开始重启。”杨晓宇赤裸着,半个身子躺在冰冷的真空舱里,随着机器缓慢移动,整个人被完全没入真空环境,他逐渐喘不过气了,心肺像要炸裂似的。闭上眼睛,意识越来越模糊,脑海里最后的声音是“警报,警报,04号重生品出现故障。警报,警报...”</p><p>(一)</p><p>刺耳的敲铃声,让杨晓宇一下子从虚空坠入了有立体五感的现实空间。</p><p>一束光映入眼帘,四周的景物正在以百叶窗模式逐渐清晰,就像Pr中的转场过渡,还是系统自带的视频效果,看起来非常低级。</p><p>杨晓宇苏醒,发现自己衣着整齐,趴在教室的课桌上。桌上的书垒得高高的,黑板上写着“高考倒计时:137天”。“杨晓宇,中午放学来我办公室一下。”班主任说。班主任还是高三时那样,戴着眼镜,有点秃顶,走路时一步一探头。杨晓宇感到这场景自己经历过,可明明也没有之后事件的经历和印象,但就是觉得自己离这个时期,有些日子了。怎么说呢,有种返老还童的感觉。</p><p>“晓宇,你是我们班最优秀的孩子,是我们学校的骄傲,更是我们市里的高考状元人选,离高考只有一百多天了,希望你打起精神,不要懈怠呀。你妈妈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心血,比任何人都辛苦,一定不能让她失望。”这套说辞不知怎么特别熟悉,杨晓宇仿佛听了许多遍。向班主任做出承诺后,回到教室。</p><p>头有些疼,杨晓宇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,只有一些零碎的记忆。</p><p>最清晰的是在一个压抑的气氛里,墙上的日期,是2083年7月。在家里,杨晓宇和妈妈互相不说话。杨晓宇父母都是M市科研所的科学家,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工伤去世,母亲性格变得越来越阴暗偏执,没有再嫁,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杨晓宇养大成人。在杨晓宇的印象里,母亲一直都是冷冰冰的,像个机器人,那副厚重的方框眼镜和实验室的口罩完全挡住她的脸,看不清她的表情,眼睛右上角总有个常亮的绿灯,说是她们科研所的标配。这些东西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着诡异的感觉。</p><p>关于她的记忆也少之又少,因为杨晓宇永远在读书,课余时间参加母亲报的各种特长班,占据他所有私人时间,为的是让他没办法从事任何科研方面的课题。杨晓宇不明白,为什么别的父母都希望子承父业,自己父母都是科学家,母亲却坚决不允许自己从事相关职业。而母亲因为工作特殊性和保密性,不常在家。但只要一回家,自己被问起的也只有学习方面的事,十多年,与母亲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。杨晓宇一直是乖学生,体谅母亲作为寡母的难处,照顾到她失去丈夫后的心理问题,向来对她言听计从。从小到大,杨晓宇的人生都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。</p><p>高考前母亲居然请假回到家来照顾杨晓宇的起居,脱去了实验室的那些装束,看起来和善了些。杨晓宇写了一整晚的练习题,刚放下笔,拿起鱼食打算去喂鱼。母亲正好端着水果进来,看见杨晓宇就是一顿批评式教育的经典数落:“晓宇呀,你怎么没好好学习呢?别让妈妈操心呀。”永远都是这几句话,耳朵都起茧子了。</p><p>“平常干嘛去了?不就是想督促我好好复习,达到你的要求吗?甩手不管十多年,还不如永远别回来。”杨晓宇怒吼一通,摔上了门,瞬间有种不知名的快感。她自从辞职后确实很反常,杨晓宇注意到母亲离开房间时,弓着背好像在抹泪。“机器似的妈妈也会哭了?以前我哭嚎多少个夜晚你不也无动于衷吗。”杨晓宇感觉有点讽刺。</p><p>那次高考,杨晓宇故意少写了一个填空题,总成绩只差5分考入母亲心心念念的M市财经大学。高就业率,世界名校,且离家近,这所大学是母亲的首选。自从2060年,高考已经相较于许多年前有了多次改革,由于科技和医疗水平提升,人口暴增,教育和就业问题严重,我国的高考制度顺应时代发展,改为每个自然人有且仅有一次机会参考和填报志愿,落选者全部按国家调剂入学。</p><p>杨晓宇取得全校第一,全省状元的优异成绩,所有人都对他赞口不绝,已经是学神级的人物,唯独母亲并不满意。那段时间,家里阴沉沉的。这段时间杨晓宇人生中第一次反抗,“凭什么你们可以做科研工作,我就不行?”后来,杨晓宇去了省外一所科技名校。毕业几年后生物科技领域小有建树,杨晓宇开着车回到M市。这是他高考后第一次回家,由于不敢面对母亲,一直只将生活费打回家里。</p><p>这次见面,杨晓宇发现母亲重新戴上了她那厚方框眼镜,只不过那绿灯变成了闪烁的红光,在老太太脸上有点赛博朋克的滑稽感觉。母亲恢复了最初的冷漠和不近人情。在家这几天,母亲好像比以前亲和了血多,可能是人老了,心宽了,不过自己夜里打游戏看剧之类的,还是免不了母亲一顿臭骂。</p><p>杨晓宇发现家里鱼缸里的鱼儿很活跃,被母亲养得很好,比之前自己在家时还要好。母亲的名字谐音就是鱼,听闻这也是父亲以前对母亲的爱称。所以母亲一向喜欢金鱼,退休后还多养了好几条彩色的。</p><p>电视上插播一条紧急新闻。“本市科学家近日取得了重要科研成果,研发出初代重启舱,利用时间裂缝制造异空间,给那些对人生重大选择后悔的人一个重启的机会,在异空间中重新选择,开展余下人生。目前研究已经进入临床阶段,全过程免费,鼓励志愿者踊跃报名。(实验有风险,请谨慎考虑)”母亲幽幽的说:“明天咱们就去。”杨晓宇叹了口气,还是答应了。这次的妥协性质不同于小时候的一味顺从,只是因为杨晓宇那天无意间发现了母亲桌上被书压着的病历单,自2083年查出癌细胞,现在扩散成癌症晚期。母亲此刻的要求,自己岂能拒绝。</p><p>后来,应该就是被带去做了重启试验。被重启的人记忆本应是清零的,但杨晓宇失去意识前听见机舱警报,或许是由于故障,让他保留了重启前的记忆。</p><p>(二)</p><p>放学后,身体不自觉的往家走。虽然本来就应该回家,但杨晓宇明确知道这不是自己的意愿,而是这身子自动地、机械地、按照一种算法和程序,在做一种匀速的运动而已。杨晓宇全身用力,企图控制自己的意识。慢慢的身体变轻了些,好像管用!杨晓宇奔跑起来,既然重启了,自己就不愿意再被任何东西束缚、控制,哪怕是自己的身体记忆也不行。</p><p>当杨晓宇开始奔跑,周围的事物就开始出现异常。天上的云完全静止,路上的车流也出现了计算机一样的卡顿,甚至有个老太太弯着腰走路,走着走着,佝偻的身子就跟不上探在前面的头,硬生生的分隔开了。没有想象中那种人体被一切为二的血腥场面,没有肠穿肚烂血液喷溅的情形,身旁其他人,也都像没看见一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。</p><p>一切都显得诡谲,且这些情况不在自己擅长的科技领域,无法解释,杨晓宇只想赶紧回家。回到家里已经临近傍晚了,杨晓宇忍不住向母亲分享了这些奇怪的见闻,母亲耐心的安慰了几句,说:“晓宇可能是学习太累了,好好休息一下再学,劳逸结合就好了。”虽然也是要求自己学习,杨晓宇却总觉得母亲变得近人情了许多,或许是语气的问题吧。</p><p>日子一天天过去,杨晓宇感觉很无聊,就像是回来重新读了个高三罢了。但想到母亲隐瞒着癌症也要带他来参加重启,不过就是希望杨晓宇重读高三,再次高考。杨晓宇叹了口气,好好考一次吧,就当完成母亲的一个心愿。不过这段日子,杨晓宇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,母亲白天和黑夜完全像是两个人,夜里冷漠又严苛,但一到白天就像自动重启更新了一样,变得温和又善解人意。</p><p>某天夜里,杨晓宇做完当天的练习题已经很晚了,听见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,是从母亲房间里传来的。杨晓宇悄悄将门推开一个缝,接下来的场景,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梦魇般的存在。</p><p>起初母亲背对着门,在整理着什么东西,将那东西迅速塞入了柜子,还加了把锁。杨晓宇看见母亲将身上的物品一件件的取下,这其中顺序是:口罩,眼镜,头发,和头。从取到头发开始,杨晓宇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从没听说母亲戴过假发,而假发之下,露出的是锃亮的银色头骨。杨晓宇认得,这是2083年左右开发的一种新型金属,经过处理能变得柔软有弹性,耗能低无污染,被用于替代橡胶。</p><p>“所以,我的母亲,真的是个机器人。”杨晓宇定定的站着,不知所措。在2083年人工智能达到这种水平不奇怪,但在此之前,并没有开发出这种软金属材料。如何解释母亲从自己童年就一直存在?而且,杨晓宇也不能突然接受这个事实。</p><p>母亲取下了头,全身时不时地抽搐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和一切自动化器械老化后的状态一样。肩膀上有个黑幽幽的洞,溢出一股股绿色的油状液体,像是手机充电口氧化的锈水,黑洞里面是些红的绿色线路,杂乱无章。它缓缓将手伸向了桌上的润滑油,刚刚拿起,手部关节处的螺丝钉直接滑出,滑出时裸露的电线被划破,外皮开始剥落,有些小小的火花飞溅,润滑油也泼洒在桌上。</p><p>“唉——”放在床边的那颗银色的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在这寂静的黑夜里,与风略过窗户缝隙的尖锐声音夹杂在一起,像种莫名的呜咽。</p><p>润滑油向四周扑开、蔓延、滴落。母亲房间里的木桌是父亲生前手工做的,有些倾斜,那颗头沾上了油,骨碌碌的滚下来,被桌角挡住时,正好朝向杨晓宇。杨晓宇怔怔的盯着母亲的头,那眼镜取下的地方只有两个小点,是摄像头,口鼻处空荡荡的,是一套曲面屏的蜂窝状音响和麦克风。</p><p>杨晓宇有些害怕,颤抖着后退一步。那颗头盯着门口的杨晓宇,太阳穴处的红灯忽闪忽闪的,音响里发出母亲的声音:“晓宇,你怎么又在玩!快去学习!不要让妈妈操心!”</p><p>然后嘶嘶的一阵故障音后,出现了乱码。“晓宇,妈妈买的练习题做完了吗?”“晓宇,起床了,今天是星期六,咱们要刘老师那里去上钢琴课。”“回来啦。”“好的,谢谢老师,我家晓宇还要麻烦您多照顾了。”</p><p>“晓宇...晓宇....”</p><p>突然没了声音,房间里恢复寂静,举在半空的手也重重放下。母亲那副厚方框眼镜上的灯不闪了,从持续的绿灯,到闪烁的红灯,到灯灭,原来是电路老化导致电量耗尽,彻底死机了。</p><p>(三)</p><p>桌上的鱼缸里鱼全死了,因为鱼缸已经干得景观石头都发白。杨晓宇缓缓走进房间,踮着脚走过一地狼藉。那个柜子,里面或许还有其他秘密。</p><p>幸好不是用的密码锁,杨晓宇找了根棍子,将它撬开。刚撬开,就滚出一大块活性炭,看来这就是母亲刚刚放进去的东西。拿出活性炭,闻见有股隐隐的臭味,柜子里有一大块被保鲜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。</p><p>很重,至少得有四十多公斤。杨晓宇吃力地将它拖出柜子,用小刀划开,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恶臭,还有些黄绿色的油水流出来。克制住自己的恶心,把口子撕得更大些,定睛一看,是一段腐烂的人手臂,手腕上有划痕,表皮已经开始脱落,露出白骨,上面还爬着一些蛆虫。</p><p>杨晓宇作为生物科研者,本不该对死尸有如此大的反应,但是,这条人手臂上上还未彻底掉落的皮肉上,那块烫伤的痕迹,是自己小时候独自在家烧开水时烫到的。</p><p>所以,这里面,是自己的尸体。杨晓宇没敢全部撕开,谁敢直面自己的死状呢?但通过伤口推测,是被人放干了血后,密封在这里的,藏尸处定期更换活性炭,能减少尸体腐烂的臭味。杨晓宇对眼前这一切感到头疼,先是机器人母亲,然后是自己血肉模糊的尸体,这世界疯了。</p>
该站采集不完全,请到原文地址:(http://www.000du.com/b/31_31949/15275591/)阅读,如您已在零点看书(www.000du.com),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,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!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我身体的那个人 妻女抑郁离世,我重生弥补 都市:上山五年,我是世上唯一仙 戏精校霸爱上我 快穿:虐文男主今天疯了吗 笙辰有点甜 开局点满魅力值,却想成为富婆 林中之薇 不知名系统:重启人生 米伊
推荐小说: 国运:蓄力一刀,斩神明开盛世 火影之划水就能变强 我的师傅是狐妖 快穿:我能兑换万物 拜见女王大人,奶糕娇夫是小绿茶 万法创世之寰云霸主 霍总,夫人马甲又掉了 穿成恶毒女配 转生成猫,开局被抓进医院 入仙境 真命与天命 重生嫡女!穿到与渣男婚前一月 都市神医奶爸 炽热光下的小确幸 女尊:软糯糯的娇夫太粘人 寒门种田:病弱书生的娘子很彪悍 且待黎明将至 神捕夫君诱饵妻 江湖故事:代加 医者行杀